硅酸铝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铝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因果诡事之大难临头-【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5:59:35 阅读: 来源:硅酸铝板厂家

阮清最近老做一个噩梦,梦见人头从天落下,接着是鲜血倾盆而下。这个梦已经折磨了他好几天,让他吃不好睡不好。

阮清是一家公司的小职员,平时鲜少与人来往,总是自己做自己的事,别人叫他吃饭唱歌打牌他都不去,渐渐的,周围的人摸清了他的脾气,有什么好玩的事儿都不叫他了。他孤身一人生活,形单影只的活在这个世上,连父母也很少看望。

自从开始做怪梦,阮清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怕是要大难临头了。这种想法让他一天魂不守舍,工作也马马虎虎老出错,挨了不少骂。

因为平时不去结交朋友,人际关系差劲,很快,阮清被辞退了。阮清没有心情继续找工作,他打算去旅游,来缓解自己的压力,去另一个地方,也许就能摆脱掉那个噩梦和坏运气了吧。

阮清报了一个旅行团,自从踏上旅途,他所看到的世界开始与常人有异,但他自己却不知。先是大巴车上,阮清发现每个人都是面无表情脸色发黑,他搞不懂为什么出来旅游不快乐点呢。他同旁边的人说话,旁边的人却根本不理他,当他透明不存在。

车子到了目的地,先是到了居住的酒店,阮清发现酒店很奇怪,似乎笼罩着一股阴气,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前台的接待也是脸色铁青,好像不欢迎这些来的顾客一样。阮清被安排到了406房间,他特意要求要一个住单人间。

晚上,这里有一个民俗活动,篝火晚会,这也是这个旅行团的参与项目之一。很多人来到附近的沙滩上,晚会很快就要开始了。阮清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么热闹的日子却要挂上绿色的灯泡,绿色的光让他感到阴森恐惧。

再看摆在桌上的食物,透明的瓶子里装着鲜红的液体,阮清拿起来闻了闻,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让他干呕了一下,旁边的盘子里摆的食物更是让阮清震惊不已,那些,不都是人身上的东西吗?

有手指、手掌、手臂、脚趾、脚掌、小腿大腿,那个放在一个篮子里圆滚滚像西瓜的东西不就是一颗人头吗,一个大锅里里盛放着卤过的人体内脏,心肝肚肺脾大肠小肠全在里面。终于,阮清忍不住跑到一棵大树下呕了起来。

周围,突然响起了人们的欢呼声,两个打扮得像原始森林的土著人一样的男人抬着一个光溜溜的女人往篝火走去,女人的四肢被绑在大粗木棒上,接着,两个男人将绑着女人的木棒架在了篝火两旁的架子上,像烤全羊一样烤起女人来,女人的惨叫声四起,周围的人却鼓着掌欢呼着。

接着,越来越多的女人被架在篝火上烤,惨叫声让这个篝火晚会感觉不到快乐,这就是一个杀人晚会,何来快乐。阮清吓晕了过去。

醒醒,醒醒,团队的导游和几个人扶起阮清来,一个劲拍打他的脸,往他脸上泼水。阮清终于醒了过来,导游怕怕地说道,吓死我了,你再不醒就得送医院了。

阮清睁开迷糊的眼睛看着四周,他坐躺在沙滩上晕倒的地方,周围的环境完全变了样。四周彩灯闪闪,很是美丽,再看餐桌上,各种颜色的果汁饮料和啤酒葡萄酒,盘子里放的是各种鲜果和好看的糕点,篮子装的是被切开的大红西瓜,大锅里熬的是美味的鲜鱼蔬菜汤,篝火上方烤着的是大山羊,人们的脸上不再是阴险幸灾乐祸的笑容,而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快乐的笑。

阮清捂着脸哭了起来,原来,他看到的那些坏现象只是一种幻觉,他的眼睛,不知被谁蒙上了,要他看恐怖的一面。阮清跟导游商量好,他自动退团,跟团游改作自由行,他不想因为自己看到的世界不同而给别人添麻烦。在协商好后,阮清回了自己房间。

进了酒店房间,阮清发现屋里的灯光全变成了深绿色,他知道,酒店不会弄这么吓人的灯光,这是他的幻觉。他在心里告诫自己,自己犯的错,终究是要偿还的,躲也躲不了,不如欣然接受现实。

他去洗澡,水龙头里流出的不是水而是血。他苦笑,凑合着洗吧,反正是幻觉不是真的。阮清越洗身上越脏,满身都是血,染红了他的皮肤。他告诫自己,幻觉,都是幻觉。洗完擦干,阮清照了镜子,镜子上都是水雾,在还没有擦干净的时候,他看见镜中的自己身后似乎站着三个人影,等他擦干净,人影就消失了。

他望着镜中的自己,白白净净的,身上没有一点血迹,他苦笑一下,果然是幻觉。

阮清开着电视,这会让他感觉热闹点。电视里演着一则新闻:一幢带木结构的老式房屋因年久失修漏电造成了火灾,房屋的居民家中大都使用的是液化气罐,很快,着火的房屋发生了爆炸。

这天正值晚上,很多居民都在睡梦中,听到爆炸声才纷纷向外逃窜。很不幸的是,有一家三口被困在了里面,他们被浓烟呛晕,最终被火引燃烧成了焦炭。看到这则新闻,阮清抱头哭了起来。

他想起了他的小时候,调皮又捣蛋,不知在哪儿找到一把大锁,觉得好玩,就将它锁住了同住五楼的月月家的大铁门。没想到那天晚上发生了火灾,月月一家因门被锁住没有逃脱,死在了楼里。

电视画面又跳转,一间屋里,一家三口急得团团转,女人叫着救命,抱着的孩子在哭泣,男人用斧头拼命砸着铁门锁,外面浓烟滚滚,电力设施已毁,楼道里只有冲天的火光越燃越烈。

那时候的人大多是没有防火意识的,家中本就窄,将很多的杂物都堆在了过道上,这助长了火的势力。各种东西因燃烧产生的毒气飘散在通风本就不好的过道上,毒气迷晕了一家三口,火苗窜进了屋子,燃烧了门口的布帘,接着,整个屋子都燃烧了起来。演到这,画面又跳转,播回了本该有的节目。

阮清一把鼻涕一把泪,他撕扯着自己头发,这件事困扰了他二十几年,一直在脑海挥散不去,他自责,忏悔,若不是因为他的顽皮,一家三口就不会惨死。若是月月不死,跟他一般年纪,他脑海里回响着月月用清清脆脆的声音喊着他清清哥。

窗外吹起了风,风扬起了窗帘,阮清来到窗户旁向远处眺望,这个在心底藏了二十几年的秘密搅得他心头不安,做人的良心受着深深的谴责,唯有死,才能让他解脱,赎罪。

他纵身一跃,跳下了12楼,摔得粉身碎骨。在落地的过程中,他露出了笑容,那是一种解脱释然的笑。

鬼姐姐新书推荐:【锁魂校园】【尸乡偃师】【云少鬼传】

查看更多:《恐怖鬼故事大全》

河南新乡的包皮过长医院有哪些

宁波江北区哪里可以割包皮

北京哪个癌症医院好

温州有治疗痘痘的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