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酸铝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铝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铁路网络购票系统节前遭遇多方质疑

发布时间:2020-02-11 06:14:31 阅读: 来源:硅酸铝板厂家

铁道部有关负责人称,近日正处在中秋和“十一”黄金周售票的高峰期,12306网站日点击量达到14.9亿次,在网上发售客票超过今年春运最高值,导致出现网络拥堵、重复排队等现象。

关注理由

近期是中秋、国庆假期火车票预售高峰期。虽然网络售票给旅客带来了方便,但仍有不少人质疑升级后的网络售票系统依然拥堵不堪。尤其在网络爆出新一代的铁道部网络售票网站12306开发费用高达1.9亿元后,更是引起社会的质疑。作为一种科技创新,又是一种便民的措施,网络购票为何仍招致旅客的抱怨?

火车票难买的老问题随着近年来一系列新举措如实名制、网络购票、电话购票等,似乎有所好转,但今年十一之前许多人的购票经历又令人感叹“一夜回到解放前”。

截至目前,铁路网络售票网站12306的信任危机仍在延续,并引发了更深层次的反思。

成天蹲守网络未能订上票

家在湖北武汉的严珊珊打算国庆期间和朋友到广西桂林旅游,为了买10月2日从武汉到桂林的火车票,她9月21日早上就开始守着12306购票网站。

在网络上,武汉站的开票时间是上午8点,严珊珊早已经提前登录,中途不停地刷新页面,但是开票仅2分钟内,票就卖光了。

“我不死心,第二天又起了个大早,这一次我很幸运,在不停地刷新页面的时候,刚好遇到了有人退票,买到了K2165次列车的3张软卧。”严珊珊说。

但是购买回程票的过程更加曲折。

由于桂林站是下午3点开票,于是,9月24日下午3点前,严珊珊就守在了电脑前,打算抢10月5日从桂林回武汉的火车票,结果3点整一刷新,网页上就显示只剩下硬座和无座了。

“我依然不死心,听说电话购票更容易买到票,我又立刻拨打购票电话,结果还是一样,回程只剩下硬座票。”严珊珊说。

严珊珊告诉记者,未来几天她还要继续守着网站刷票,看能不能买到卧铺,坐十几个小时的硬座去旅游实在受不了,国庆期间车厢里肯定人很多。过几天再刷不上就到代售点或者火车站售票处碰碰运气。

今年国庆之前,很多旅客都有着类似严珊珊的遭遇。

对此,铁道部有关负责人公开表示,近日正处在中秋和“十一”黄金周售票的高峰期,12306网站日点击量达到14.9亿次,在网上发售客票超过今年春运最高值,导致出现网络拥堵、重复排队等现象。对此,铁路部门表示歉意。

“网络购票服务无疑给消费者带来了许多便利,互联网是高科技,首先网络要考虑到受众面人群的大小,从目前来看网络售票存在三个问题,一是网络拥堵,网络容量太小,速度太慢;二是网络出现故障,会出现中断和重复排队的现象;三是对于非网民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他们不上也不懂互联网,网络购票就把这一部分人分裂出去了。铁路部门在提供服务的时候应该根据消费者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群体和不同的生活环境实行多样化售票,不应该仅靠互联网来售票。”北京市律师协会交通管理与运输法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张起淮说。

北京交通管理干部学院政法系主任张柱庭则认为,当前的网络购票困境与铁路系统的销售优势地位有很大关系。“在现有的体制下,如果将车票销售方视为企业行为的话,由于供小于求,出现一票难求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铁路系统就产生一种对网络购票这种现代化销售方式进行完善和改良的惰性,因为可以不必依赖这一种方式去销售车票。”

网络购票系统引发社会质疑

据了解,12306互联网购票系统是基于中国铁路客票发售和预订系统(简称客票系统)这一核心系统构建的。客票系统在10余年的运营过程中先后完成6次升级:1.0版本实现了计算机售票取代人工硬板票,2.0版本实现了区域级联网,3.0版本实现了全国联网售票,4.0版本实现了与清分清算系统的对接,5.0版本实现了席位复用和共用,5.2版本实现了实名制售票、电子客票和电子支付。

由于众多网友对网络购票的过程不满,一部分人开始将“靶子”瞄准了网络购票系统12306本身。

不久前,微博名为“互联网的那点事”的博主发布了一条微博:“你们知道新一代的开发费用是多少钱吗?1.9亿!而且这仅仅是一期的费用。太极计算机股份有限公司宣布他们以1.9亿中标铁道部新一代客票系统一期的工程项目。”

上述微博发出后,引发大量网友转发和评论,对微博的评论内容主要集中在这一系统建设是否需要花费如此大额资金、这些钱的具体使用方向,以及是否涉及暗箱操作等。

9月24日,北京律师董正伟通过挂号信向铁道部发函,申请公开12306网站建设、设计以及招投标过程中的全部信息,让公众享受知情权以便对资金使用展开监督。

董正伟对记者说,铁路运输企业作为公共服务企业、高度垄断,网站建设是否也存在严重腐败?因此,铁道部应当公开该网站招投标的全部过程信息,以平息质疑。他希望通过信息公开,了解12306网站建设以及招投标过程的全部信息,包括招投标信息发布范围、多少企业参与、参与投标企业的资质条件、各参与企业的投标方案、评标过程、中标情况、网站设计、建设运营总造价、网站交付使用验收标准等,以确保公众的知情权。

此外,西北师范大学大二女生黄焕婷也向铁道部寄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要求公开备受公众质疑的“新一代客票系统一期工程项目”的具体项目内容,以及各项目内容所花金额。

对此,铁道部信息技术中心回应,铁路新一代客票系统建设,是依据国家有关规定并面向社会公开进行招标的。太极公司以1.99亿元中标部分软硬件设备和集成服务。这一招标符合法定程序,在新一代客票系统一期工程中,已按计划使用了部分招标采购的设备。

除了网络系统建设之外,铁路网络购票系统运作自身存在的问题也遭到了质疑。

“我怀疑有专业在网上刷票的,我去问过,为什么旅行社都能拿到票,为什么黄牛手里总有票?”严珊珊说,她怀疑黄牛多半也在网上刷票,或者和地方的铁路系统内部人员搞好关系,在内部就搞定票了,至于旅行社,多半和内部人员也有合作。

“网络购票无疑是一种现代化的方式,应该大力鼓励和发展,从这个角度讲,铁道部作为政府的铁路行政主管部门,应该要承担起大力推进这种科技手段的责任。这毫无疑问是政府的责任,因为这既是一种科技创新,又是一种便民的措施。现在出现这样一种局面,普遍反映网络购票难的问题,是应该要反思如何去改进了。”张柱庭说。

如何在更高层次推动实名制

“这种新兴的互联网技术是否有足够的能力为铁路部门售票和大家购票带来方便和更便捷的服务,我觉得还有待提高。我们不能轻易地、片面地、武断地反对,我们要提倡这种新兴的方式,但是绝不能够把现代的高科技的购票方式完全替代过去的、大众普遍接受的传统的服务方式,我认为应该多种渠道、多种方式并趋逐渐完善互联网售票。”张起淮说。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与网上购票相比,现实中火车票同样难买。

在北京市朝阳区一家火车票代售点前,记者随机采访了着急买票出去旅游的王先生。

“我年纪大了,网络用不太熟练,也不太相信那玩意儿,所以还是自己排队来买吧。”王先生说,他想买的Z开头的火车是提前十天开卖,他家附近有一个售票点,早上很早就去了,排在前面。“9点开卖,一会儿就排到我了,可是却一张票都没有了,而我前面的人也没有买这趟车的。这是为什么?我又去了其他售票点,都一样。我怀疑内部有人留票了。究竟怎么样才能买到票呢?”

实名制购票一度让人们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虽然说现在网络购票是有实名制,但是普通列车不会对照身份证啊,黄牛可以拿别人的身份证买然后倒票,反正你买了票拿上车,也只查有没有票,没人查身份证。”严珊珊说。

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刘俊海告诉记者,全面推行实名制有利于进一步打击黄牛党,特别是打击那些和火车站售票处的工作人员内外勾结的现象。只要实行了实名制,谁卖的票、谁买的票,一查到底,非常清楚,但是如果没有实名制的话,黄牛党从内部人那里拿票是管不住的。“最大的问题不是要不要实名制的问题,而是如何在更高层次上全面推动实名制的问题。”

“实名制购票是可以禁绝内部倒票现象的,从高铁票销售的状况看,基本是把倒票的问题解决了。”张柱庭说,从长期来看,还应该从政企分开的角度入手,加快铁路体制改革,政府更加注重于推动科技提高服务,这样很多问题就能够得到更好地解决。

代理记账公司有哪些

注册公司多少费用

代理记账注册公司